研華基金會長期贊助藝術文化活動,特別是在台北市立國樂團、國光劇團與國立臺灣戲曲學院等傳統藝文團體演出時,我們一定會在演出海報與多媒體畫面上欣賞到一幅幅精彩動人的舞樂創作,原來這些油畫創作大多出自於許美玲博士的巧思力作。

  非常感謝國立臺灣戲曲學院張瑞濱校長極力推薦,與澳洲僑務委員也就是世界多元文化藝術協會創會暨永久榮譽會長陳秋燕的穿針引線下,研華公益藝廊在2019開春第一檔期很榮幸能邀請長時間任教於銘傳大學的許美玲教授蒞臨展出「2019從漢唐舞樂文物藝術說中國畫之變體--許美玲博士油畫創作個展」。

  「崑曲與京劇」是深厚的中國戲曲底蘊,反映古代中國的人文生活,透過舞蹈身段、音樂節奏與崑曲美感巧妙結合,融合詩、樂、歌舞,表現「有聲皆歌、無動不舞」的新編特色。「京崑」 的表演非常細膩,舞台上的演員者表現動作美、指事明、化身準、出情真”美學層次。 京崑之「美」融合了音樂美、身段美、曲詞美、意境美…。 「京崑中唱曲與身段的搭配比較準確,唱到哪兒,身段就做到哪兒。台上的走位也很講究,誰轉到那個角度都要算好,務必在台上呈現最美的。」,「當代京崑之美」由早期曾永義院士編撰《孟姜女》、《牛郎織女天狼星》、《梁山伯與祝英台》、《李香君》、《青白蛇》、《楊妃夢》、《霸王別姬》…等劇作,分別由華岡博物館、中央研究院、新北文化局、中正紀念堂、中正大學藝文中心、國立臺灣戲曲學院…等地展出。融合詩歌、舞樂與油畫,表現當代京崑豐富的情感與人文底蘊。畫作融合傳統東方水墨與西方油畫技巧,人物採用寫實線條勾勒,背景為抽象油畫,鮮明色彩自在飛揚,結合詩、樂、舞,表現崑劇動作美、指事明、化身準、出情真”的美學層次,具有「有聲皆歌、無動不舞」的美學特色。「當代崑劇之美」將傳統寫實畫風加以變體,表現強烈抒情性與節奏動感,塑造特殊的個人美學風格。

    

  來自畫家許美玲博士豐富舞蹈、音樂與歐、美遊歷創作經驗,由肢體延展起始, 先用水墨捕捉直覺印象鋪陳草圖,再經由主意識內化與情感湧現,就像是堆疊一連串的音符與舞蹈肢體一般,色彩、音樂與舞蹈渾然一體,彷彿置身其間,在相與不相、具體與抽象…之間遊走,將心中不確定的元素,表達出來。而書法線條、舞蹈節奏、滴畫技法、圈點暈染與顛倒構圖….都是重要創作表現形式。透過線條、色彩與形象,強調繪畫的平面性,不具體描繪物象,是寫實透視繪畫的反動, 表現浪漫自我的情感

  由肢體延展出發,透過線條、色彩與形象,強調繪畫的平面性,不具體描繪物象,是寫實透視繪畫的反動。 就如同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The Rite of Spring) (1913) 貝爾格 《沃采克》(Wozzeck) (1920) ,”無調性現代曲”追尋不受限的美感,表現當代抽象現代曲畫。「當代東方舞戲」油畫創作,先營造主觀意識與情感,再藉由水墨捕捉舞蹈、音樂的瞬間美感,運用印象符號鋪陳,堆疊音符與舞蹈奏,色彩、音樂,詩歌與舞蹈渾然一體,彷彿置身其間,在「相」與「不相」、具體與抽象…之間遊走,將心中不確定的元素表達出來,而書法線條、舞蹈跳躍、滴畫技法、圈點暈染、顛倒構圖….都是重要創作元素。

  「漢、唐舞樂油畫創作」,有十分豐富的舞伎形象,或飛舞長袖,或踩鼓下腰,舞姿各異,優美矯健。畫中以自由線條色彩,表現舞袖冠帶飛揚,體態婀娜的神妙境界。將傳統中國畫加以變體,由具象到抽象,從”有法”到”無法”,隨著畫家舞畫的經驗,自然而然演變形成,表現”舞袖冠帶飛揚,體態婀娜”舞戲的神妙境界,符合傅毅在《舞賦》中所言”顯志”與”名詩”的境界。

  銘傳大學校長 李銓表示「從舞樂文物、藝術說中國畫之變體」,融合音樂、舞蹈、文學、美術…等各種美學元素,作為探討”從舞樂文物、舞樂藝術說中國畫之變體之可行性;將傳統中國畫加以變體,由具象到抽象,從有法到無法,隨著舞戲畫家許美玲博士,文物鑑識與音樂舞蹈的經驗,創造抽象動人的新奇美感。

  「漢、唐舞樂」,大量採用文物藝術作為創作題材,固然有其背景因素,除了家中珍藏書畫之外,最主要因素在於師承, 台大中文系畢業後,師承吳承硯教授人物畫作、孫家勤教授仕女畫,與傅申教授書畫鑑賞。同時完成文學藝術碩士論文《北宋王詵瀛山圖研究》、博士論文《宋代樂舞伎之研究》則接受中研院曾永義院士指導。在前輩薰陶之下,許美玲早已習慣閱覽古書畫作與臨摩古畫,以文物藝術作為創作來源,著實順理成章。

  在藝術思想上,徐悲鴻先生首先提出,將西洋繪畫的優點融入中國畫,許美玲師承吳承硯,這一思想終究成為她如何發展美術教育與創作的終極目標。雖然過程艱辛轉折,卻也甘之如飴,至今仍在「硯子居」創作不懈。

  「純粹的繪畫」是在無意識狀態下進行,依據流動的情感控制畫面,畫筆流動是介於意識與無意識之間,用畫筆將無邊際的思想性靈,透過線條與油畫顏料表現出來,使得顏料本身比畫作要更加美麗,愈加奔放大膽,是完全自我表現。不侷限在畫筆與畫布,而是運用整個肢體,是一種東方虛虛、實哲學交互運用,也是西方思想與肢體的對話,用來展現個體的思想特質與故事敘述。

  「流動的油畫,瞬間凝結美感」, 不同於中國傳統的墨彩,西方的油畫顏料,色彩亮麗瞬間美感,是水性顏料無法比擬的,藉由油畫流動性,書法線條點滴甩動、圈點暈染、顛倒構圖….都是重要創作技法法。得以展現文物與戲曲舞台,斑斕色彩與光影變化;聽不見音樂,看不見舞蹈,卻在線條與色彩之間遇見-崑曲的優雅,飛舞的舞伎。「當代東方舞戲」油畫創作是凝結的壁畫,也是流動的戲曲 “,將歌、舞與樂合而為一,是傳統與當代,也東方與西方的撞擊。

     

  許教授教課之餘,利用暑期赴美加州大學 Sacramento分校,音樂教育系藝術治療進修;也經常遊歷作畫,足跡遍及歐、美各地,從中探索自己的藝術方向,堅信立足舞蹈、音樂與身心靈合一,才是最佳表現形式。油畫創作,來自豐富舞蹈經驗,以肢體延展為起始,透過線條、色彩與形象,強調繪畫的平面性,不具體描繪物象,是寫實透視繪畫的反動。「當代東方舞戲」油畫創作,跌宕於畫史與中西藝術,舞、畫合一,強化自我意識,為當代藝術注入嶄新的生命。